阿維君你好,

我想你的回覆已經開始情緒化了,我誠心的希望你可以平心下來,請相信我並沒有跟你打筆仗的意圖。
以我個人的立場跟角度來說,我同意你所提到的公司/網站/人的做法是非常自私無恥,甚至非法。我也非常理解你對這件事情的憤怒。竄改版權聲明,並要求他人付費購買是非法的行為。誠如 Cheng Yuan-Chen 君的回覆,我想應該有開源專案或自由軟體的法律專家可以幫忙。我也認為大家要幫忙捍衛自由軟體的權利。

但是,請你理解,我不想就個案來討論是否應該放棄追述權,我想要討論的是這個集中性標準詞彙庫的版權 (licence) 問題,而這牽扯到的是 FSF (Free Software Foundation; 自由軟體基金會)。我身為一位 FSF 翻譯者的條件就是要放棄我的追述權,這是件不可推翻的事實 (我已經同意並釋放了我的追述權)。我不認為 FSF 身為一個那麼大的組織,身為 GNU 計畫的開發者,還有身為一個自由軟體的主要捍衛者,會做出類似這種打擊自由軟體的無恥行為。但是為了我自己本身,我必須確保我繳出的翻譯是合理合法的。

換句話說,以一個非常現實實際的角度來說,如果我不能確保使用這詞彙庫,絕對不會給我跟 FSF 帶來任何法律上的問題,那我就不能用』(請注意,這裡講的是使用』,貢獻是另一碼事)。這是沒得商量的一件事。

總而言之,我一直都沒說你的憤怒是不正確的,也沒說對任何人釋放的追述權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我只是很單純的描述身為一個 FSF 翻譯者的情況,並提出有關版權的問題,還有我的意見。另外我也一直都支持這個集中性標準詞彙庫的建立,跟希望為中文自由軟體跟開源社群提出我的貢獻。

最後我想說,如果阿維君不能跳脫局限於 OpenCart 的討論,並正面的討論版權跟使用條款的話題的話,我會很遺憾的離開討論串,並停止回覆這個話題,讓大家有個乾淨的版面。

在此跟大家道歉這些類似筆戰的回覆,並先祝大家聖誕快樂。

WL



2012/12/24 阿維 <gpx.jordan@gmail.com>
這麼說好了,如果說今天 Joomla! 台灣、竹貓星球、Drupal Taiwan 等…這些開放原碼社群。

他們所翻譯的正體中文語系檔被人家盜用,甚至是在檔頭聲明上竄改版權聲明,然後註明該語系檔是由該公司所翻譯維護的。

進而對外宣稱如果要使用該語系就要向他付費購買,如果這些社群表達立場還被羞辱的話,你覺得放棄追訴權也是應該的嗎(不要說是打官司啦,就連說句我很不爽,也不可以嗎

我知道你說的遊戲規則,但是他說的那套我是真的聽不下去,什麼叫做他長期都有在作中文化?問題是他有符合開放原碼的方式來釋出檔案還要加密這算什麼開放精神啦

那至於檔案的釋出方式,就像我說過的一切就交由團隊來產生共識,看是要無條件公開釋出或是參與者各自擁有使用權,全部都交由該專案的團隊成員共同討論。

就像 Joomla! 這種東西會用到它多半都是公司行號才會去用的,總不能某一個人說我要這個元件,就要有人無條件弄出最專業、最完整的正體中文語系出來,就算有那些大咖也不會無私的釋出。

所以透過招募對此專案有興趣的成員,讓他們用分工合作的方式,共同完成他們想要的東西,其實那樣的門檻並不是很高,而且讓大咖可以更有意願參與專案的翻譯,這也是我一直想要表達的東西。

就像我在這篇所說的,只有透過團隊合作才能夠支撐一個在地化專案,這個你們應該比我更清楚才對吧

PS.請
Cheng-Chia Tseng 將我加入 Skype 名單,我有些事情想要跟你確認一下,謝謝
WPL於 2012年12月24日星期一UTC+8下午1時15分37秒寫道:

阿維君你好,

對不起,我想我之前的回覆沒有表述的很清楚。我想要表達的是,身為一位翻譯者的我必須確保,FSF 不會遭受到法律上的騷擾,所以我必須確定素材的可用性。如果我使用的翻譯工具/材料有表明不可以隨意傳播,那我就不會去用,因為如果出現了法律上的問題,我也不能確定 FSF 是否為幫我打官司,所以我必須自保。我尊重你的智慧財產權跟你的做法,我不是 (也不願) 指責你對自己智慧財產權的守護。但是就於自保的角度,我必須確定這份工具/材料的 licence 跟 terms and conditions of usage 不會為我跟 FSF 帶來法律上的麻煩。

以你提供的最後一個例子來說,『在免費釋出的條件上是以貢獻者可以無條件來取得相關資源』。這是否代表非貢獻者不可以無條件使用相關資源呢? 這是否也代表著如果我在為 FSF 翻譯時使用這些資源,FSF 也必須是貢獻者之一? 如果這是使用條款的話,我想避免麻煩我不會使用這些資源。畢竟我想我不能只為了要用這些資源,就要求 FSF 做出貢獻,你說對嗎? 反過來說,就貢獻的部分,我當然是不會自私,畢竟這對大家來說都是有幫助的。

希望這封回覆可以幫助釐清之前的誤會。

WL